王朔名言

和你们比起来我们是显得顾虑重重、优柔寡断,这和我们成长的时代的影响有关。我们为个人追求时不像你们那么大胆、一无所有却勇气十足、我认为值就不惜一切;我们考虑问题时更多的是注意到和整个方面的平衡。我们受教育一贯是把个人置于一种渺小的境地。这是我们的悲剧也是我们的习惯,很明白却无能为力。· 我感激所处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知识。我很同情现在的学生,他们即便认识到他们是在浪费青春也无计可施。我至今坚持认为人们之所以强迫年轻人读书并以光明的前途诱惑他们仅仅是为了不让他们到街头闹事。· 谁没年轻过呀,别吹牛B了,靠年轻就能混事儿?年轻最多一无知无畏。这世界不是年轻人创造的,年轻人只是生活的一部分。“80后”是社会底层呢,苦着呢,你到任何地方,有“80后”为王的吗?各部门有他们管事的吗?就在网上吹牛B。· 我认为批评不分善意批评和恶意批评的,你一定要善意的批评实际上就等于是不让人批评。· 90年代的大众娱乐,一件感人肺腑的事儿,全国人民都跟着哭;现在电视上动不动就哭,却一件感人肺腑的事儿都没有。· 金庸小说的浅薄就在于他拿正义代替人性。 —— 王朔名句· (老舍)不来,他活着,也只有开开会,住院,到处给人捧场说好好好颐养天年的分。· 孔子,搁今天就是一傻逼,“有朋友从外地来,能乐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三个人了准有一个人能教我。”——这不是傻逼吗?搁今天哪个宝贝说这么一顿大实话,谁会给他出书?还当祖宗敬着,招来一堆更傻逼的人认真学习?· 那些玩情调的女人说起琼瑶都瞥嘴,全改张爱玲了。· 老作家都没资格谈“人格”二字。· (中)那些说起来近乎纪念碑式的人物都不分先后做了丑恶表演,你高我,我高你,其下作还不如今天监狱里关的那些刑事犯。 —— 王朔语录· 凡是经过活下来的作家都无法伟大。· 北京人形容假正经有一种说法:捏着半拉装紧。· “刻薄”在三十年代是上海左翼文人的强项,很出了些语言棍子或曰大师。· 那些对一本书做出评判的评论家,都象被戴上绿帽的丈夫,别人都比他们早悉奸情,而他们自己还蒙在鼓里。· 将光辉人物伟大历史时件放到日常生活中——那就真相毕露且妙趣横生了。 —— 王朔语录· 一个足球迷,一个金庸迷,都跟义和团似的,千万别招他们。· 我感激所处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知识。演员们的成名戏是怎么拍的?99%不是睡觉睡出来的。你这孩子不能演戏就不能用,你睡出大天来,你把自己给睡烂咯,都没有用。绝对不比其他行业更黑,都是公开的。· 张艺谋是第一个买我剧本的人,我过去说他臭大粪其实很不应该,我的做法有愧于他,他对我说实在的是很好的。· 韩寒老实说作品也不行,整个80后没有立得住的作品,都别吹牛逼了,少年意气写些东西。· 死一王小波,把人王小波抬出来供出来,你别招人王小波讨厌了。 —— 王朔名言· 郭敬明,完全一小偷,怎么那么不要脸?他那帮“粉丝”、小偷团伙的。郭敬明说,我又有名又有钱。你有什么钱呀?别不要脸了,写那点东西能挣几个钱呀?那几百万算钱吗?太可笑了。· 我前些年一直演一个北京流氓王朔,其实我不是。我是一个有美德的人,我内心真的很美,我没有害过人,没有对不起人。我没有欺负过比我弱小的人。· 余秋雨在文学界真的不入流,写点游记,那叫作家吗?一个小说没写过,你配称作家吗?散文作家,青春作家,我觉得余秋雨已经是一个不青春的青春作家了。还来这一套,席慕容他们早搞过了,比你搞得地道多了· 《满城尽带黄金甲》我没看。地主才认为金子是最好的,就跟镶了一口大金牙似的,土鳖。国产的SB大片我不看。· 中央台的春节晚会多次啊!吐了好几年不能再看了。那还不如东北农民过年呢!大红大绿多土啊!他们真的特别可笑,以为大红大绿是中国人。……你看春节晚会一开始,金光闪闪,你看那帮女的都跟姨太太似的。 —— 王朔名言· 我从小就是一个坏孩子,他们一直骂我,说你丫一个傻逼。我从来没认为我正确过,正确只有一个,大家都在穷其一生在错误中寻找,谁正确过,谁也没正确过。我们都在错误中。我们首先认为我们是错误的,才能校正自己。· 10年之内,张艺谋是斯皮尔伯格,姜文是库布里克,陈凯歌就不要了,他更像一个作家了。· 不能寂寞,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是流氓我怕谁?”· 在我少年时代,我的感情并不像标有刻度的咳嗽糖浆瓶子那样易于掌握流量,常常对微不足道的小事反应过分,要么无动于衷,要么摧肝裂胆,其缝隙间不容发丝。这也类同于猛兽,只有关在笼子里是安全的可供观赏,一旦放出,顷刻便对一切生命产生威胁。· 我又羞又急,渐渐萌生出一种难以遏制的愤怒,真想抄起个什么沉重结实的东西扔过去,以惊人的“豁啷”一响和满地粉碎的结果来表达我的感情。当然,同我鼎沸欲喷的情绪恰成鲜明对照的就是我身体的一动不动。 —— 王朔名句· 本来以为父亲会非难我,孰料他竟意外的态度诚恳,并无疾言厉声,基本属于娓娓动听和循循善诱。他告诫我年轻的时候应该把精力都用到学习上去。要树立远大理想,要有自己人生目标,当然这目标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当时惟一的;做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 我不认识的人都对抱有殷切期望。似乎他们认定我将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而这点在当时我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 我一点也不感动,不是施教者不真诚抑或是这道理没有说服力,而是无法再感动了。类似的话我从不同渠道听过不下一千遍,我起码有一次到两百次被感动过,这就像一个只会从空箱子往外掏鸭子的魔术师,你不能回回都对他表示惊奇。另外我也不认为过份吹捧和寄予厚望对一个少年有什么好处,这有强迫一个体弱的人挑重担子的嫌疑,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造就一大批野心家和自大狂。· 他们唱的是那个年代很流行的俄国民歌《三套车》,歌词朴素,曲调忧伤。在月朗星疏、四周的山林飒飒作响的深夜,听来使人陡然动情,不禁叹息,无端有遗珠失璧之慨。我至今有所不解;中苏两国的民族经历是那么相似,为什么两国的民歌传达的精神实质那么不同?我们的民歌总是欢快的,要么就是软绵绵的伤感,偶有悲凉也是乘兴而抒,大概我们的人民个个都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所以如此吧。· 为什么我还会有难以排遗的寂寞心情和压抑不住的强烈怀念?为什么我会如此激动?如此敏感?如此脆弱? —— 王朔名言· 我在清澈透明的池底翻滚、爬行,惊恐地挥臂蹬腿,想摸着、踩着什么紧硬结实的东西,可手足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温情脉脉的空虚,能感到它们沉甸甸、柔韧的存在,可聚散无形,一把抓去,又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从指缝中泻出、溜走。· 只有逢场作戏的人才热衷爱情至上,用空洞的海誓山盟欺骗对方-----没有比这更不正派的了.· 我发她给你的时候就告你没有,进门什么也甭说就直接脱鞋子上炕,要说就到炕上说,完了事再说.这事不能多说,谁没点伤心史?说来说去说出正义感来你还怎么脱裤子?办的就是龌龊事就忌深沉,你还偏装出上帝的模样,谁好意思和上帝睡觉?· 我让你当流氓是有道理的.你们手腕比我差.谈估量爱听的理想人生你们行吗?你们侃的出我那境界?咱先把这姑娘的精神深华了,让她觉得物质金钱都是特肮脏特鄙俗的,然后把她抛弃的都捡回来,陋出特伪善的嘴脸,让她觉得特厌恶,自个就颠了,钱也不要了,一辈子特瞧不起咱,再见面也不打招呼.· 要钱干嘛?用处大了.不知道钱有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生下来就有钱的,一种是还没尝过钱滋味的.装他们的什么精神贵族!中国有什么贵族?一水的是三十年前放牛娃翻的身,国库封了全TMD得去要饭! —— 王朔名句

原创文章,作者:nxyx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nshangshici.com/2671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下午1:36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下午1:36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